新闻中心产业分析

下沉市场 物流先行

2019-09-04 17:06:47

    电商为之痴迷的下沉市场,想要实现长线发展,自然要让物流这项基础设施“先行”。8月30日,京东物流针对低线城市城区、县城以及周边乡镇,发起“千县万镇24小时达”时效提速计划,计划在2020年实现。京东物流提速完善低线市场的基础设施时,同为自建物流的苏宁正通过“百川计划”加速裂变苏宁仓储网络,阿里则借用投资并购方式直接入局。实际上,在三者上一轮的“刷墙运动”中,部分基础设施已经搭建完成,如何能彻底解决“最后100米”的到户问题,让物流在低线市场也如同毛细血管一般存在,或许才是企业本轮制胜的关键。

    借速度争夺县镇

    农产品上行、工业品下行时,搭建多年的物流尚难以构建“阡陌交通”的图景。进入2019年便动作频频的京东物流,如今则想通过“24小时送达”的时速撬动县镇的物流市场。京东物流正计划在2020年前实现“千县万镇24小时达”时效提速计划。

    据了解,此次“千县万镇24小时达”时效提速计划多措并举,包括仓储投入,将商品部署在距离乡镇客户更近的地方,运用消费大数据精准备货,提升商品满足率,提升低线城市服务体验;建设中转场地以及投入智能设备,实现商品的高频率快速集散;通过运力与配送班次的加密,将偏远地区订单升级为每日一送或每日两送,提高当地配送时效,使24小时配送服务触达更多人群。

    每日两送、24小时时速……这些在一二线城市就能决定消费者选择在哪家电商下单的“诱惑”性条件,同样也能刺激县镇消费者的神经。意识到速度影响用户对平台忠诚度的企业,除了京东,还有苏宁,而两者同为自建物流的企业,对各项标准与人员安排有着强把控力。

    在县镇市场,苏宁物流以帮客县镇服务中心攻城略地。县镇用户开始习惯基于终端物流搭建起来的送装一体、半日装、快修等核心服务。据了解,苏宁帮客县镇服务中心实行“一县一店”,全国已经建成1000家,预计2019年底将实现全国95%县镇的覆盖。

    网络尚需细化

    “农产品能不能卖出去、能不能在电商上买东西,往往要看是否有物流企业接收和配送,以及取件的快递网点是否方便前往。”一位河南中牟的农户对北京商报记者称。在他看来,在电商下单并不是难事,取快递才是难事。“有时候取快递要到隔壁县,无论是大件还是小件都极其不便。”

    电商平台云联乡村河南首席执行官李权龙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县镇的物流体系尚处于初级阶段,物流集散较为薄弱,配送也同样掣肘。多数情况下,快递网点的密度要比时效更为重要;而当密度足够支撑县镇居民的需求时,时效的重要性才会凸显。

    此前,国家邮政局等18个部门近日联合印发《关于认真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推动邮政业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到2022年,将基本实现邮政“村村直通邮”、快递“乡乡有网点”,通过邮政、快递渠道基本实现建制村电商配送全覆盖。重点快递企业国内重点城市间将实现48小时送达。

    京东物流有关负责人表示,京东物流在一二线及三线城市,“当日达”早已成为常态。此次“千县万镇24小时达”时效提速计划,重点针对低线城市城区、县城以及周边乡镇,目标就是让24小时配送服务触达更多人群。

    实际上,快递企业想要做到48小时甚至是24小时送达,增加快递网点数量,确保每个快递网点覆盖的范围不再无限度被放大,而是服务特定的区域。2018年4月,阿里斥资45亿元投资五星旗下汇通达,而汇通达主要业务便是服务整合乡镇零售网点。

    填补运力不足的空白

    在县镇甚至更下沉的市场,快递费高于商品本身的价格通常是常态。一位在云南腾冲从事鲜花饼零售的商家向北京商报记者举例称,快递费会高出鲜花饼售价的5%-10%,甚至运费比鲜花饼还贵。该店主选择与顾客各承担一部分运费,或者直接涨价后再售卖。“快递员取件不便让快递费居高不下的情况长期存在;多个县镇共用一个快递网点,也耽误商家的发货时间。”

    上述商家进一步解释称:“现在的情况有所好转,对家快递企业争夺订单,增加了网点密度,快递费用在明显下降。”目前,县镇市场的物流双向流通并不畅通。与城市相比,交通基础设施较差,物流成本高、效率低。由于单位成本难以下降,让物流成本居高不下。县镇市场的物流发展情况差异较大,有些偏远地区基本为空白,电商配送存在不足情况。

    向低线市场渗透,对于开放的京东物流来讲,或许是快速摊薄成本的方式。京东相关负责人解释称,随着低线城市布局的完善,特别是开放物流后大量外部订单进入,订单密度大大提升,物流成本大幅下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