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频道其他商贸

2019年中国夜间经济消费金额占比、夜间出行城市排名及夜间经济市场趋势分析[图]

2020-02-14 13:52:42

    “夜间经济”作为一种经济学概念,一般是晚6点至次日6点城市特定地段各种合法商业经营活动的总称,其繁荣程度是一座城市经济开放度、活跃度的重要标志。目前,北京、上海、天津、重庆、青岛、杭州、石家庄、南京、西安、成都、南昌、宁波等多地相继出台相关政策措施,纷纷点亮“夜间模式”,未来市场空间巨大。

    我国夜间旅游参与度高,接受调查的游客中有过夜游体验的占比92.4%。据调查数据显示,2019年春节期间国内夜间总体消费金额、笔数分别达全日消费量的28.5%、25.7%,其中,游客消费占比近三成,夜间旅游已成为旅游目的地夜间消费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9年春节期间日夜消费占比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2019年春节期间夜间旅游消费金额占比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2019春节期间日夜间消费笔数占比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2019春节期间夜间旅游消费笔数占比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国内旅游平均停留时间为3天,连续3晚愿意体验夜游的受访者达到26%,选择2晚的受访者占到53%,不愿出游的受访者仅占2%,人均夜游停留时间为2.03晚。说明未来一段时间内,游客夜游意愿强烈,夜游市场需求广阔,随着夜游产品的丰富多元和夜游环境的日臻完善,未来夜游需求将持续旺盛,市场潜力巨大。

2019年游客夜间体验时间占比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夜游花费在200-400元和400-600元之间的比重最高,分别为27.9%和27%,600-800元和200元以下居中,分别占比15.6%和12.1%,1000元以下比重最低。

夜间旅游花费金额占比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以80后、90后为主体的年轻一代是当下夜间旅游消费的主力军,占比分别达到40.0%、19.8%,引领夜游风尚,24小时书店、话剧、院线电影等吸引了大批青年游客。

    出游和家庭亲子出游对夜间体验需求更高,分别占比31.8%和31.2%;朋友出游和跟团游需求居中,占比17.2%和11.6%;商务出差和个人独行的夜间体验需求最低。

夜间旅游群体结构占比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我国旅游企业的夜游领域投资、产品供给数量和盈利水平等均较白天旅游产品有很大差距。供给端参与调研的657家旅游企业中,72.99%的旅游企业提供的夜游产品品类仅占全部旅游产品的30%以下,还有79.24%的旅游企业夜游产品收入占企业总收入比重不足30%。

    一、夜间经济发展阶段与特点

    夜间经济在我国的发展自1990年初起步,经历了延长营业时间阶段、多业态的粗放经营阶段和集约化经营阶段。我国夜间经济已经由早期的灯光夜市转变为包括“食、游、购、娱、体、展、演”等在内的多元夜间消费市场,逐渐成为城市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第一阶段以延长营业时间为主要特点。餐饮、购物等传统上以白天活动为主的服务行业逐渐向夜晚延伸,成为夜间消费的重头戏。许多特色美食和风味小吃在城市划定的夜间餐饮区内集聚,形成如北京的簋街,成都的锦里、宽窄巷子等独立的24小时餐饮区。城市商业区中的品牌购物店也纷纷延长营业时间,并推出夜间休闲项目,一些如北京SOLANA、深圳壹方城等集丰富业态于一体的24小时城市综合体开始出现。

    第二阶段逐步丰富夜间经济业态。酒吧、KTV、迪厅/舞厅、夜总会等活动时间以夜晚为主、白天为辅的现代服务行业逐渐走向本土化、规模化。三里屯作为北京夜间经济的符号,从1995年第一家酒吧出现到2007年其方圆一公里范围内云集了北京60%以上的酒吧,三里屯酒吧街的店铺经营达到了高峰。随着酒吧文化的普及,在北京市其他地方相继出现了很多如后海、工人体育场北路、朝阳公园、燕莎商业区、朝阳门外大街等非常红火的酒吧聚集区域。其中后海作为北京历史上达官贵人休闲娱乐的场所,如今依托其传统的建筑和宜人的自然环境成为继三里屯之后的酒吧火爆区域。一些过去夜晚基本无人的文化类活动场所,如博物馆、展览馆、美术馆、音乐厅、影视厅、体育馆等被开发为夜间城市中活跃的娱乐区域。广州、深圳、成都等城市的夜游博物馆,上海的“动物园奇妙夜”夏令营,北京海洋馆的寒假夜宿等夜间休闲项目均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和经济效益。

    第三阶段随着消费需求和层次不断升级,夜间旅游的专项产品逐渐走向成熟,夜间经济开始集约化经营。各地依托历史街区、河流、湖滨、海滨打造夜间经济聚集区。南京“夜泊秦淮”依托“一江一河”,以城市夜景灯光和两岸的地标性建筑为特色,将餐饮休闲、观光表演及互动娱乐融于夜间游船,结合游船码头的商街夜市,形成综合型的夜游产品。随着两岸亮化工程及大型室内演艺、山水实景演艺等文化形式的加入,南京夜间旅游成为城市的“金字招牌”。陕西省西安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推进夜游西安的实施方案》,延长公交营运时间,开展亮化工程,建设夜跑、健身等公共服务设施,新建、改建、扩建结合,形成不同风格的夜间餐饮主题街区,培育夜间观光游憩、文化休闲、演艺体验、特色餐饮、购物娱乐等五大夜游经济产业。特别是今年春节花费30亿元打造“西安年,最中国”开启夜间经济文旅融合盛宴。

    在夜间经济消费上,我国城市居民消费夜间强于白天,东部远强于西部。约60%的城市居民消费发生在夜间,北京王府井超过100万人的高峰客流是在夜市,重庆2/3以上的餐饮营业额发生在夜间。夜间经济消费存在“胡焕庸线”,东西差异明显,夜间消费绝大多数集中哈尔滨—北京—成都—腾冲一线以东,北京与东南沿海最活跃。夜间消费存在18:00左右的晚高峰和21:00-22:00的夜高峰双高峰。据调查数据显示:北上广深和部分珠三角及东部沿海城市佛莞厦为双高峰“不夜城”,武汉、福州、长沙等存在大的晚高峰与小而长的夜高峰。东部城市在无锡、烟台,中西部地区在泸州、绵阳和南充等存在晚高峰,夜间出行极不活跃。东北城市有晚高峰,夜间22:00后基本不出行。

夜间出行占比最高的前十大城市(22:00-6:00)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全国夜宵时段交易额TOP10城市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大多数城市通过环境改造、亮化工程、文化植入、业态丰富与休闲配套,使夜间经济在空间布局上呈现围绕城市商务中心、自然或文化遗产、城市中心“边缘地带”的规律。首先,夜间消费场所普遍集中布局在城市各级商业商务中心的核心地带。例如上海的南京路、淮海路,天津的滨江道,广州的环市路等在原有城市功能布局的基础上引入一些夜间活动场所,使之继续成为城市夜晚的活跃区。其次,是以自然或历史文化资源为依托的夜间旅游区域。例如丽江、桂林、凤凰等历史古城的夜间景观吸引着大量游客前往。此外,南京市将丰富的夜间活动设计与夫子庙—秦淮风光带相结合形成其夜间旅游的“金字招牌”。杭州西湖在经历了近十年的大规模亮灯建设和综合保护工程后,如今已经形成了以西湖为核心的夜晚活动区域。最后,城市中心的“边缘地带”聚集着许多夜生活场所。香港兰桂坊酒吧一条街、北京三里屯酒吧街、成都少陵路酒吧街中的酒吧和夜总会等夜间娱乐场所摆脱了诸如居住区、办公区等城市功能空间的限制,具有较大的空间和经营时间的自主性,形成了集约化发展的趋势。

    二、夜间经济存在的问题

    1、陷入概念误区,缺乏文化内涵。

    当前大部分城市发展夜间经济局限于夜景灯光打造,忽视了文化这一重要内核,也忽视夜景营造对相关产业的拉动作用以及对地方优势资源的整合作用。2018年5月1日晚,1374架无人机在西安夜空演绎光影盛典灯光秀,起初收获了海量流量,但后来无人机表演失败通过网络传播让西安市的城市形象受损。夜间经济一味追求酷炫的科技,只能是“灯光秀”而不是“文化秀”。很多城市发展夜间经济仅仅把白天街头的游商、小商贩之经济行为在夜晚进行扩大化、组织化、合法化,给周边居民的日常生活带来很大困扰,引发食品安全、交通安全、环境安全等问题。

    2、产品供给单一,市场促销手段有待提高。

    我国夜间经济产品局限于餐饮、购物、游船、灯光秀,而文化、体育、竞技、表演、康养之类的产品极度匮乏,业态单一,亟需开发商业夜游、主题公园夜游、演艺夜游、娱乐夜游、水秀、庙会、灯会、特种夜游、运动夜游、天文夜游、特种摄影等游客参与性、体验性与学习性强的夜间经济业态。90后与00后成为夜间经济的消费主力,传统促销手段难以奏效,夜间经济亟需营销创新。

    3、忽视科学规划,配套设施与服务落后。

    在城市中植入“空降”的夜间功能片区,如夜市一条街等夜间消费场所,造成一定的“水土不服”。在火爆的夜间经济背景下,重庆的南滨路交通拥挤、噪声污染、灯光污染、扰民等问题日趋严重。缺乏合理设施与服务配套也成为夜间经济发展瓶颈。

    三、政策

    中国的“夜间经济”古已有之,“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就是对中国古代“夜间经济”的写照。时至今日,随着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拉动消费作为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繁荣“夜间经济”,拉动夜间消费成为许多城市的共识。近两年,许多城市相继发布“夜间经济”相关政策。

    成都发布《关于发展全市夜间经济促进消费升级的实施意见》。加快“夜游锦江”沿线的街区打造和业态提升,将“夜游锦江”打造成为成都夜间旅游特色品牌。鼓励医美品牌机构延长夜间服务时间,定期在夜间开展医美新产品体验、医美设备体验、医美义诊活动、医美专题讲座、医美行业服务规范宣传等系列活动。延长公共图书馆夜间开放时间,完善夜间服务设施,建设品牌书店、社区书吧、24小时自习室等。

    7月,北京印发《北京市关于进一步繁荣夜间经济促进消费增长的措施》。将打造具有全球知名度的“夜京城”消费品牌。到2021年底,在全市形成一批布局合理、管理规范、各具特色、功能完善的“夜京城”地标、商圈和生活圈,满足消费需求。为更好地服务本市夜间经济发展,方便市民夜间出行,地铁1号线、2号线每年5月到10月将延长运营时间。

    4月,上海出台《关于上海推动夜间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将打造一批地标性夜生活集聚区,引进培育沉浸式话剧、音乐剧、歌舞剧等夜间文化艺术项目,对深夜影院、深夜书店、音乐俱乐部、驻场秀等夜间文化娱乐业态秉持包容审慎态度,积极开发浦江夜游、博物馆夜游等多元化都市夜游项目。

    2018年11月,天津发布《关于推进夜间经济发展的实施意见》。要打造一批区级夜间经济示范街区。依托特色餐饮街、美食街、品牌餐饮店等餐饮集中区域,建设餐饮集聚型夜间经济集聚区;依托体育场馆、图书馆、博物馆、电影院、公园、演艺游乐场等载体,建设文体消费型夜间经济集聚区;依托高校集中、创业创新产业活跃的人员密集区域,建设便利服务型夜间经济集聚区;依托具有夜间消费习俗的街道里巷、封闭市场以及空置商业设施、闲置厂房等,建设百姓生活型夜间经济集聚区。

    1、培养地方特色的夜生活文化。

    发展夜间经济是一场生活方式变革与文化创新。我国应以活化城市文化为出发点,借鉴伦敦酒吧文化经验,积极挖掘地方夜生活文化传统特色,形成独具风格的酒文化、灯文化、歌舞文化、竞技文化、养生文化等,扶持夜生活文化传统传承人,培养夜生活文化创意人才,吸引夜生活文化经纪人,塑造地方独特的夜生活文化品质(如激情、创造、陶醉、浪漫、亲密等),鼓励24小时营业,推动夜间消费平民化,培育夜间经济市场。

    2、高起点规划建设富有地方特色的夜间经济集聚区与特色商圈,丰富夜间经济业态。

    鼓励重点街区及商场、超市、便利店延长营业时间,积极促进夜间产品多元化,发展“夜间经济区”。在城市老城区、历史街区或者居民较少的独立区域,配备夜间设施完备,引入歌剧院、剧院、博物馆、美术馆、商业性画廊、电影院、酒吧、餐馆等业态,形成较为独立的商业生态。在河流、湖滨、海滨、运河开发水秀、主题光影秀、声光电大型演出等夜游项目,丰富文化、体育、竞技、表演、康养之类的产品,形成夜间经济集群。

    3、推动文化与科技融合创新,塑造浸入式文化体验空间,提升夜间经济活动的科技含量与文化内涵。

    从“重内容”向“重体验”转变。通过灯光、置景、多媒体等各种渲染手法,依托自然文化景观,辅以AR/VR技术,为游客打造多角度的场景化环境,让游客在旅游体验过程中获得多维度的沉浸式体验空间。以文化为主线,依托水幕、激光、投影、建筑照明、火焰、烟花、雾森等特效,给观众带来具有震撼性的视觉和听觉享受。

    4、完善公共设施与服务,平衡城市安全与活力。

    改善夜间照明,延长夜间交通,在夜间出行活跃度较高的商业网点、商务区等处,增加夜班公交线路、加密车次,方便市民出行。对大学生、下岗失业者及进城新市民等群体,在小吃制作、民间手工艺技能等方面加强培训,从政策上给予扶持,鼓励自主创业,从事夜市经营活动。市级各相关部门要从市级相关财政专项资金中给予一定补助,推动夜游经济快速发展。针对青年群体要充分应用现代媒体营销夜间经济,讲夜间经济故事,做个性化的包装,用个性鲜明的网络红人代言,设计萌萌的卡通形象,为青春代言。

    5、建立系统的夜间经济政府治理制度,防范夜间经济消极影响。

    要加强业务许可,控制夜间酒类供应与声光电使用时间,倡导文明饮酒行为,合理布局分区,建立居民、游客、政府共管机制,创建包容、多元、和谐的夜间经济。

    四、趋势

    智研咨询发布的《2020-2026年中国夜间经济市场消费调查及投资战略咨询报告》数据显示:我国60%的消费发生在夜间,并持续以约17%的规模增长,是拉动中国内需的重要抓手。大型商场每天18时至22时的销售额占比超过全天的一半,夜间是消费的“黄金时段”。 这一情况在24小时全天候营业的电商平台上表现更为明显。

    夜间经济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不容小觑。从世界范围来看,2017年,伦敦市夜间经济收入达263亿英镑,预计到2030年将达到300亿英镑;2015年,夜间经济为旧金山提供了60亿美元的营业额;2018年,首尔开办“夜猫子夜市”之后共计接待了近430万人次,总销售额达到117亿韩元。

    2018年我国夜间经济市场规模达到了228592.2亿元,同比增长11.5%。并且随着我国各地政府对夜间经济扶持力度加大、夜间消费场所的服务市场增加等,夜间经济发展规模将呈现爆发式增长,预计将在2020年我国夜间经济市场规模突破30万亿元。并预测在2022年我国夜间经济市场规模将继续增长至突破40万亿元,达到了424227.4亿元,同比增长16.7%。

2016-2022年中国夜间经济市场规模级增速预测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与发达国家城市夜间经济相比,中国夜间经济的红利还没有完全释放。“夜间经济”最早是在20世纪70年代被英国提出,范围包括“食、游、购、娱、体、展、演”等在内的多种业态。但在实施方面,法国、西班牙等国家将其发扬光大。以巴黎为例,其发展夜间经济不仅仅局限在酒吧、餐饮等单一娱乐消费为代表的传统领域,更日益拓展到艺术、文化、演绎、零售等更多领域,使得法国的艺术文化得到进一步发展。

    当前,我国的文化旅游市场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生活水平提高的民众,对多元化精神文化产品的需求愈发迫切。据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北京市演出行业协会对2018年全市演出市场的统计显示,演出场次、观众数量、票房收入都创了新高,其中,音乐剧、歌剧表现最抢眼。音乐剧演出775场,同比增长16.9%,观众同比增长26.7%,达到42.9万人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