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中心数据分析

2020年三季度,在所统计A股的93家房企中,绿色档(三条未踩线)房企仅有33家

2020-12-21 17:04:49

    融资“三道红线”预期之下,近期众房企降负债动作越发频繁。今年三季度,在所统计A股的93家房企中,绿色档(三条未踩线)房企仅有33家;而在所统计H股的40家房企中,上半年财务指标处于绿色档(三条未踩线)房企仅有6家。随着房企未来“成长”空间被收紧,安全成为了第一要义。项目转让、引入战投、分拆上市,以及“借新还旧”调整长短债,关注资金安全成为“过冬”的关键,如何“去杠杆、降负债”,众房企也采取了不同的应对之道。

    70%房企“踩线”

    房企融资“三道红线”即将于2021年起在全行业全面实施。按照设置标准,红线1: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大于70%;红线2:净负债率大于100%;红线3:现金短债比小于1倍。根据“三道红线”触线情况不同,将房地产企业分为“红、橙、黄、绿”四档。如果“三道红线”全部踩中,开发商的有息负债将不能再增加;踩中两条,有息负债规模年增速不得超过5%;踩中一条,增速不得超过10%;一条未中,不得超过15%。

    今年三季度,在统计A股的93家房企中,绿色档(三条未踩线)房企33家,占比35.48%;黄色档(一条踩线)房企27家,占比29.03%;橙色档(两条踩线)房企14家,占比15.05%;红色档(三条踩线)房企19家,占比20.43%。

    而在所统计H股的40家房企中,上半年财务指标处于绿色档(三条未踩线)房企6家,占比15%;黄色档(一条踩线)房企17家,占比42.5%;橙色档(两条踩线)房企10家,占比25%;红色档(三条踩线)房企7家,占比17.5%。

    注意到,在红色档的26家房企中,不乏头部房企和千亿规模房企的身影。头部房企包括中国恒大和融创中国,而在年中的业绩会上,“降负债”也成为了两大头部企业的高频词汇。据恒大管理层透露,“力争2020-2022年,有息负债平均每年减少1500亿元”。也就是说,未来三年恒大降负债总额将达到4500亿元。

    千亿规模房企中,富力地产、中国奥园、泰禾集团等诸多房企皆处于红色档内,此外,还有类似弘阳地产这种近几年追逐千亿目标的房企;而在众多红色档房企中,包括富力地产、泰禾集团等21家房企的净负债率高于130%,亟须降负债以摆脱高危压力。

    众房企主动“降档”

    为进一步拓宽融资渠道,包括恒大、融创、华润等在内的多家房企均于年内实施了分拆上市动作。截至目前,年内共有15家物管企业成功上市,远超于去年规模的12家,但整体表现却与去年大相径庭,即便是恒大物业,在上市首日亦出现了破发。

    虽然物业上市不得意,但是在销售端恒大却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恒大集团公布数据显示,今年前11月,恒大累计合约销售金额6786.6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约16.9%。据此测算,恒大提前完成全年销售6500亿元的目标。值得一提的是,恒大于年内解除了一场超千亿的对赌“警报”,这也为其应对“三道红线”奠定了基础。

    相较于头部房企的“翻转腾挪”,部分债务压力过大的房企并没有太多的施展空间,随着融资窗口收紧,房企“瘦身”动作近期也越发频繁。

    11月9日,富力地产发布公告称,拟将广州富力国际空港综合物流园内的物业作价63亿元,其中70%权益以44.1亿元的价格转让给黑石。

    地产分析师严跃进表示,项目转让可以起到尽快回笼资金的目的,缓解短期债务压力。同时,剥离财务表现欠佳的资产,也有助于优化负债结构。

    当“卖卖卖”无法自救,最终的道路唯有走向转让公司控股权。例如,年内京汉股份正式“卖身”中国奥园,企业名称也于近期变更为“奥园美谷”,据说要进军美丽健康产业。

    此外,引入战投也是众房企降低负债的有效措施。今年9月,房地产市场上演两起险资与房企的“联姻”大戏,但最终招商蛇口引入平安失败,阳光城成功牵手泰康。截至今年三季度,阳光城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79.21%,净负债率为108.35%,踩中两条红线。

    负债“降档”势在必行,众房企也采取了不同的应对之道。大房企可以利用自身的品牌效应,以价格来打动购房者,还可以利用自身的规模效应,开拓新的“输血”渠道。但中小房企的选择空间有限,对于它们来说,如何闯过生死线,仍不容乐观。

    “借新还旧”调整负债结构

    整体来看,在融资“三道红线”信号传出后,压缩发债规模成为共识,不过作为资金密集型行业,房地产开发商在规模高速增长的同时,普遍面临着高负债压力。因此,目前虽有融资“三道红线”压顶,但众房企还需慢慢解套,尤其是在短期偿债压力逼近的情况下,部分房企仍继续融资,“借新还旧”调整长短期负债结构。

    肖云祥表示,其实在“三道红线”消息传出后,政策效果已经有所显现。

    从同策研究院监测的40家典型房企融资数据来看,在6月融资规模达到高位后,紧接着3个月房企融资规模持续下跌。到了10月,融资规模有小幅反弹,仍处于低位。直到11月,融资规模才出现了强势反弹的情形,从结构上看,11月融资规模比重最大的分别是其他债权融资、公司债和境内银行贷款。肖云祥称,其他债权融资方式融资规模增加来源于多元化融资方式,其中债权转让与应收账款转让的规模与频率有显著提高,例如招商蛇口通过股加债融资41.4516亿元,绿地香港通过股加债融资72.6亿元。

    根据贝壳研究院统计,2021年房企到期债务规模预计可达12448亿元,同比增长36%,房企偿债压力继续攀升。虽然融资新规对未来房企整体发债增速将起到一定的制约作用,但按照近五年房企债券融资发行周期推算,预计未来房企债券融资到期债务压力实现实质性下降仍需3-5年时间。

    “房企短期内仍离不开发债需求,但发债融资的规模已然被压减。”严跃进指出,目前头部房企仍有发债融资的机会,但中小房企已经越来越难了,而且普遍发债利率偏高。因此,未来房企会选择“节流”,相关费用支出以及拿地会越发谨慎。

    中南建设CFO辛琦曾在年中业绩会上表示,“三道红线”是针对房企、金融机构双管齐下的长效机制。限制负债增长规模,对于头部房企来讲,可能会更加稳定,但未来逆市飘红、弯道超车的机会可能越来越难,打消部分房企狂飙突进的念想。

返回顶部